幼毛巨乳深喉喷
时间:2020-11-11

消失中的朝仓说:「虚同学要小心点,统合思念体并非很团结,好几个跟我一样的激进派,或者操纵长门的思念体想法一旦改变,不知会怎么对你?」朝仓的身体已在发光中消散,头部消失前回望说:「在那之前,祝你和凉宫幸福,再见。」语毕,朝仓凉子这外星人造美女便彻底消失,忍不住泪水从眼眸流出的我质问:「长门,你不是说把她修正吗?怎会整个人消失,哦…是她一个回到原来的空间,对吗?」此刻长门身上的长矛已全部消失,亦停止流血,无气地说:「我们躯体由信息结合人体构成物,一旦失控,唯一修正方法便是删除信息,这点朝仓自己亦很清楚,若之前你对修正一词有误解,我……」可是长门还未说完,〝砰咚〞一声整个人已倒地,还未为朝仓消失而哀悼完的我,只有急忙冲去抱拥她说:「喂!长门,振作点!我马上叫救护车。」此刻没有眼镜的长门,面容比平常更见清秀,加上身受重伤,加添一种楚楚可怜的动人之色,若此时为她的美貌再评分,可能升至A级;她睁开眼睛望向天花板说:「内部损伤别人治不了,需用纳米生化机械体。」泪流满面的我追问:「我可怎样帮你?那里可找那些纳米生化机械体?」长门:「你体内能创造新生命的活跃游动有尾型细胞体,最合适改造为纳米生化机械体。」长门你说什么?怎么我听不懂?可是当她望向我刚插爆朝仓肛门,现在正半硬半软的肉棒,我相信她是指精子,为何不简单说?不过这些外星人造人,实在不可用正常人类的想法衡量;回想刚才与朝仓做爱,想射未射之际已停止,之后只插肛几下,痛多于乐,全未有想射冲动,现在射给长门发泄当然最好。
当我考虑是否该自己打飞机之时,长门已伸手把我的长裤与内裤脱至腿间,探头过来,张开樱桃小嘴,但竟绕过肉棒,往阴囊含去!
我只觉长门樱嘴隔箸阴囊的皮层,向左边一粒蛋蛋一时吞含,一时舐吮,一时更咬!呀!救命!弄到我一时兴奋,一时痕痒,一时好痛!
此刻长门危在旦夕,即使痛,也只好忍,让她把精子改为纳米生化机械体;而长门弄完左边一粒,又到右边。
当长门弄完阴囊,便吐出再来含我已软的那儿,可是她的口技比朝仓可谓一个天、一个地;弄了好一会,当然没法把我弄硬,而且最叫人难忍的,便是她不懂用力,有时一咬…差点…唉…实在不想多说;我心想是否该叫她申请AV女优口交信息?
长门好像明白,却念经般说:「这里是朝仓制做的异空间,她消失,连接信息统合思念体的信道也消失。」那即现在的长门只会是个无感觉,不懂做爱的外星人造人吧?唉,说到底,我是个正常男人,无理由需女方主动吧?长门好像明白我所想,一向毫无表情的面容,好像出现一副任我摆布,为所欲为的表情。
对于身受贯体重伤的长门,我实在不想于此时对她做那个,可是望到她短裙下一对雪白的修长美腿,内心不禁升起一个念头:所有外星人造人是否如朝仓般均为白虎?而且刚才朝仓说还有别的激进派,若能证实这个特征,将有助我分辨谁是人造人。
我当然不好意思开口,但长门又明白我的心思,基本上,我估计她们可以直读人类思想,但她却摇头说:「只有在这种信息异空间内可以,返回真实空间便无法直读人类思想。」说话同时长门已扯高自己的校服短裙,露出一条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纯白内裤,余下脱内裤的简单工作,我怎可不出点力?当把她的内裤脱下,果真如预料一样,光洁雪白的阴阜,绝无半根阴毛,长门突然问:「你喜欢有阴毛吗?」正欣赏长门这对阴唇的我,实在无多余思考力去理解她的说话,便随意地点头,不知是否我再眼花,竟见这雪白阴阜上,慢慢长出无数小金点,之后一小片三角地带略现,上面全是不足半厘米长的金啡色短阴毛,看得我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:「好!」长门立时把阴毛的增长停止,其实我本想看成长为大片黑森林的模样,但突然又觉这像刚长的黄毛丫头,别有其独特诱人之处;但为何她与朝仓平时总是无毛?无需我问长门已回答:「无毛易清洁。」这么简单的理由为何我刚才想不到?看见如此一片初长幼苗,我下体好像微生反应,心知长门急需吸收我阴囊内已变成的纳米生化机械体,马上拿住半软的阴茎,以龟头不停在她这刚长的短毛上磨来擦去,软中带刺,感觉非常刺激,很快便重新起头!
即使长门可潮喷湿润,可是看到她现在如此幼嫩的阴户,兼还是处女,并内伤严重极为虚弱之时,要插进实在于心不忍;若有人问我是否想等长门具备AV女优资料时才再夺取她的初次?这点我不能否认,因为那时才够过瘾;亦相信她不会把这东西给别的男人。
长门点头,更坚定我迟些才为她破处的决心,而望向她这还穿上校服裙及外套的上身,那个比其她同学细小的平坦胸部,内心升起一个怪念头:能否把乳房变大?长门已问:「你喜欢很大?」我立即知道刚才的想法是对,这个…该有多大好?我立时想起全校巨乳第一名的朝比奈学姐,我估她上围该有95厘米,杯罩该是E吧?
脱去长袖外套与水手服校裙的长门,内里竟是真空,不过以她62厘米A杯罩的可怜上围,胸罩好像是多余。
奇景又一次在我面前出现,好像吹气球一般,长门身上的平胸竟越来越大,由荔枝…奇异果…橙…苹果…西柚,之后开始出现下坠,由球形变梨形,大细方面变为沙田柚…木瓜…再变为西瓜般大!
何止95厘米E杯罩?竟有112厘米K杯罩!〝长门大波神〞出场!大家掌声鼓励;长门却问:「是否太大?需改细些吗?」我怜惜地回答:「不需再改,但负荷重吗?」长门:「不重。」
我忍不住以手托箸长门左边的豪乳一试,哗!这样叫不重?比保龄球还重,本来相信有地心吸力的我,此刻可能要重新衡量;但随即又想:乳房只重数克或重数千克,对她来说也只是数值分别,与感受无关,平日当然是平胸方便。
无需我多说,长门早知我想乳交,已乖乖躺下,看箸全身一丝不挂的长门大波神,我马上坐在她的纤腰上,然后把开始微软的肉棒,夹在这对超级庞大的豪乳之间,之后以双手揸乳,弹中带绵又滑溜的手感,特别得没法形容,但因为被紧夹的肉棒,有一种不动不快之感,我立时摆腰前冲!享受磨擦之乐。
说真一句,与长门大波神乳交之乐,好像总不及刚才插入朝仓时的快感,但手感却远胜,而且紧迫力与速度等完全由我控制,比刚才由朝仓操纵当然更佳,不过却好像欠了什么似的?
此刻长门头颅突然向前尽倾,同时尽量伸出小舌;每当我推至最尽,龟头前端刚好与她舌尖相触,使我明白原来是龟头的刺激度不足。
我蔽目享受这乳交之乐,一时回忆刚才跟朝仓在做,一时记起爆肛的刺激,体内一直累积未泄的欲火,彷佛不停累增之中;过了不知三分钟或多久?已再有想射的冲动。
我立即坐起改为跪,把兴奋的阳具插进长门樱嘴之内,一时刷向她两颊的空位,一时追击她逃避的小舌,之后撞向她的喉咙,见她全不抗拒,便尝试深探喉咙内的食道;最后,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达至顶峰,便在她喉咙深处,喷射出无数的纳米生化机械体!
深喉爆浆的最大好处,就是无需事后清理,特别是长门追着要把最后半滴精液,也以舌头舔得干干净净之时,当中滋味更是妙不可言,这不单因为射精后的龟头很怕被强烈刺激,被温柔舔吮却刚刚好,更重要是心理因素,那个男人不喜欢女方把自己所射的精,当美食享受之自豪感?
而把混合纳米生化机械体与精液吮得半滴不漏的长门,不用数分钟便好像回复了,收起短少的金啡幼毛,及如西瓜般大的豪乳,穿回水手校服裙;之后把这个不知是什么空间变回现实教室。
可是当重返一刻,长门看似耗力不少而跌倒,我马上扶她,可是刚射不久的我也一时站不稳,与她一起倒地!
突然房门打张!只见是谷口同学,一看到我们立即转头离开,我才想到在他眼中,ninilu期待你的到來好像是我正想在课室推倒长门。
之后长门发现自己没有戴眼镜,我说:「我觉得你不戴眼镜更可爱。」长门:「是吗?那以后不戴。」为了弄清楚发生什么事,我问:「三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?会被凉宫春日看到什么?」长门:「迟些你自然会知道。」听长门说法三年前竟是之后的事?不过看来她是不肯正面回答;我又想起朝仓凉子这AA+的美女,有点心痛地问:「有没有方法可令朝仓复活?若需更多纳米生化机械体,我可尽力提供。」长门回答:「没法,信息统合思念体已判定朝仓凉子为高危反对派,绝不会让她复活;至于凉宫同学或有能力复活朝仓,但此能力非常危险,无人知有何后遗症?而且目前的她全不懂运用这能力;我只可更改信息,让别人以为她全家突然移民。」虽然我已相信长门及朝仓是外星人造人,但始终认为凉宫春日最强也只能打死几只老虎,根本不可能毁灭世界或使朝仓凉子复活。
与长门多聊几句,便失望地回家休息,夜里不时出现与朝仓做爱、爆肛的画面,一时是与长门乳交,最后深喉激喷!整晚热烘烘,辗转难眠,若有朝仓这美女睡在身旁,即使只是陪睡不做,那会是多么的幸福?可惜遥远的她已不可再归家。
我心想明日放学后去长门的家……嘿嘿,我意思只是问候她的内伤,不过要取回我应得的东西,即是她的处女之身亦很应该,但想个好些借口…就劝她用下体再吸多些纳米生化机械体吧。